葬花堂,布置成灵堂。

  白幢祭幛,漆黑棺材,祭祀火盆,硕大的“悼”字挂在居中,其下一张供桌上,摆着贡品,燃着长明灯。

  张子龙走进灵堂,只见熊二守着棺材,华薇薇悲戚戚失去了往日的活泼。

  两人看了一眼他,没有说话。

  张子龙站在棺前,看向棺材内二夫人,心底有种说不了上来的沉重。

  在这个有方士、有鬼诡异世界内,人命显得如脆弱,普通人犹如蚁娄般艰难活着。

  单单是危险指数一星的雾面鬼就如此难缠,更别提后面的危险指数三星或者以上的鬼有多恐怖。

  等灭了大昭寺后,就找虎哥借论鬼录深度研究下,免得哪天栽在鬼身上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?

  对了;似乎有些不对劲?

  论鬼录上描述的雾面鬼根本没有分身这个技能,难不成变异了?

  “大侄子,黄姐姐临死前说的承诺是什么意思?”熊二忽然冷冷开口道。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、更新最快。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:https://cdn.y13398281206.com/apk/aidufree.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

  张子龙沉默了一小会,苦笑道:“没什么,许些小事罢了,熊二哥,节哀顺变。”

  熊二咬牙道:“你表姑躺在这里几天了,你都没回来看一眼,在外面忙活着,俺在想有什么事情?比这还重要,现在似乎明白了过来。”

  张子龙默然,没有再回。

  “熊二叔,什么事情呢?”华薇薇声音有些沙哑问道。

  熊二大手摸了摸华薇薇脑袋,道:“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?会被打屁屁的,知道不?”

  华薇薇突然出声道:“是不是大昭寺那群秃驴欺负了二娘?”

  熊二双手紧握,脸色铁青,牙齿咬的咯咯作响。

  张子龙轻喝道:“二小姐,在灵堂上说些不该说的话,你想让你二娘死都不安生吗?”

  华薇薇身子微颤,犹如泄气的皮球般,跪在地上,没有吭声,默默地向火盆扔纸钱。

  两刻钟后,张子龙称有事离开了葬花堂,朝中院匠五号房走去。

  约莫一盏茶时间后,走到了匠五号房外,听到那胖子在唉声叹气。

  “唉,老天爷你为什么如此对我,给了我一副这么英俊相貌,却让我饱受伤害。”

  “不是在挨打就是在被打的路上。”

  “不开心,何时是个头?”

  “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使用原网页打开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我是武夫,不是肾虚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