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阳街,街中央市井对面,十余根半人高实木桩围栏着一大片场地,有两百平方大,场地内摆放着一排刑具,有虎头侧刀、木驴、悬绞架、钉魂贯脑针、凌迟大小十八刀等,刑具表层布满深红色泥垢,看上去瘆人至极。

  囚犯只要进了这片场地,便没有活着走出来过案例,连全尸抬出来都少之甚少,这片场地便是永州闻名丧胆的武陵刑场。

  监斩台上,童典史坐在居中,皱眉看向旁边身份不简单的师爷,问道:“付师爷,都到时辰了,犯人怎么还未到?”

  旁边一个青衫男子,摇动绿纸扇道:“童典史,你忘了,廖大人昨天晚上在酒席上说过,这次处理金命十二寇其次,最主要是通过那个叫游默小贼引出诡盗才是最主要的,所以他特意让花捕头那边延迟了一会押到刑场。”

  “哦,这样啊,昨夜是我喝多忘记了。对了,付师爷,听说你们那边来了不少兄弟,不知能否透露一些详情?”童典史小心翼翼问道。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、更新最快。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:https://cdn.y13398281206.com/apk/aidufree.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

  “童典史,你知道吗?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,会被灭口的,想想当初张云松怎么死的?”被称作付师爷寒声道。

  “我自是知道你们五十大盗的规矩,是我多嘴了,下次绝不会再问了。”童典史头皮发紧,赔笑道。

  付师爷冷哼一声,并没有回话,看向刑场外的市井,一双青幽色眸子打量着市井人群的脸面,似是在找寻着什么?

  刑场一角,一个简易架棚下面,七八个皮肤黝黑,肌肉发达的刽子手,半脚踩在板凳上,一手握着鬼头大刀刀柄,另外一只手按着刀面,在磨刀石上摩擦着刀刃。

  ……唰……唰……唰……

  约莫一炷香后,囚车停在了刑场前,捕快们将囚车门打开,把一众犯人押进刑场,按着跪在地上。

  童典史侧头,笑了笑道:“付师爷,什么时候可以问斩?”

  付师爷看向刑场外面,稀稀落落观望的人群,并没有看到易容可疑人员,微微失望:“斩了吧,看来这小子在诡盗心目中并不重要。”

  童典史闻言,微微点了点头,从签筒取出几道红色签令,扔了下去。

  “斩!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使用原网页打开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我是武夫,不是肾虚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